漢中紀錄片《漢源》第二集
時間:2016-06-16 14:41:50 瀏覽:
第二集《融通》
   樊小飛 

  春天的秦嶺從下至上被一層層地喚醒。每天至此的女人依然重復著往日的勞作,但今天的她感覺有些不同。    

  這是一個未滿月的女嬰,不知何時被遺棄在山谷之中。史書并沒有記載她的生辰年月,也無人知道她的真實姓名。因為收養她的地方在當時被稱作褒國,后來人們便把這個女孩兒叫做褒姒。

  褒國第一次出現在歷史典籍之中是在《史記》的《夏本紀》中,相傳這里的第一位國君曾隨大禹治水,其封地就在今天的漢中地區。兩千七百多年前的褒國是一個多民族雜處并融的偏安之所,包容與接納著不同地方的文化。中原王朝與西南部族的交流在這里十分頻繁。褒姒就在這樣的環境下長大成人。撫養她的褒國夫婦覺得這是上天送給他們的禮物,這份禮物馬上即要被他人奪走。

  公元前779年,周幽王三年,曾被周王室列為盟友的褒國正面臨著周幽王的屠刀。兵荒馬亂之中改變褒姒一家命運的時刻到了。當看著撫養自己長大的父母永遠離自己而去的時候,年輕的褒姒便永遠忘記了那甜美的微笑。她被獻于周王,成為了止息戰爭的貢品,她的家園因此免去了生靈涂炭,但在她的內心深處,家國的安寧也只是這無情歲月中的一點點慰藉。

  絕世美女從古至今都是藝術家靈感的來源。閻重林先生是漢中一位著名畫家,精于工筆的他喜歡創作漢中的歷史人物。今天他筆下的便是那個在歷史上眾說紛紜的女人。她留下的林林總總至今仍是人們茶余飯后的談資。傾國傾城、千金一笑、烽火戲諸侯等等等等。這些膾炙人口的詞匯在今天看來只是簡單的成語和唯美的修辭,但在兩千八百年前的周都,它們卻都關乎著國家的存亡。

  公元前771年,西周退出了歷史的舞臺。沒有了中原王朝的庇護,褒國的命運也在二十年后走到了歷史的盡頭。這個偏安于秦嶺南麓的諸侯小國經歷了夏、商、周三朝一千多年的歷史,成為了黃河流域與長江流域文化的交融之地,使中原先進的文化和生產技術傳播至了西南地區。在漢中出土的那一時期的青銅器中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當時這里已經具備完整的國家形式,其禮樂祭器已相當完善,造型和紋飾上也與中原周都的代表器物毫無二致,但這些青銅面具和兵器雜件卻反映出濃郁的西南地方特色,與四川出土的古蜀國三星堆遺址的青銅器造型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專家采訪】
  褒國因為它在歷史上,有一個西周末年周幽王烽火戲諸侯,褒姒一笑。這個滅了西周王國,所以因為這么一個原因,褒國就特別有名。那么褒在漢中是沒有問題的,古褒國在漢中也是沒有問題的。現在還有些遺跡有褒姒鋪還有褒水。
褒國在這個中國歷史上它這個作用,我想最主要的它還是像漢中一樣,它是一個,是一個中原文化和古蜀文化的一個交會之處,這就是褒國在歷史上最重要的一個價值所在。
 
  在今天的漢中地區仍然生活著眾多的少數民族。文化的交融在這里時時都在上演。青木川是一個位于巴山深處的漢羌古鎮。石板路串連起的老街上每個人都在用自己的節奏享受生活,兩種文化形態在這里也成為了一種別樣的風景。

  26歲的魏鑫是鎮上的漢族小伙,今天他將迎娶他的羌族新娘。羌漢通婚在這里已不是什么新鮮事情,這種傳統的婚慶儀式也已成為鎮上年輕人的一種時尚。老屋的閣樓上走下的新人是這座古鎮最靚麗的色彩,這樣的故事在這片土地上已延續了千年。不同的部族,不同的文化都能在這里生根發芽。在時光的隧道中我們可以找到他們留下的種種印記,在現實生活中你也可以追尋出點滴歷史的遺跡。

  在今天的勉縣鎮川鎮,農閑時節村里的男女老少習慣聚集在一起舉行一種特別的儀式。板凳與彩龍,這兩種看似毫不搭界的事物,在當地農民手中被完美地融合在一起。每到節慶假日三人一組的板凳龍都以其特有的節奏為這里的人們去禍祈福。但誰會想到,同樣在這片土地之上,同樣是揮舞著板凳,這祈福納祥的彩龍則變成了血濺沙場的武器。

  這是一種恐嚇敵人的舞蹈,也是一種迎接戰斗的儀式。他們是賨人,一群來自大巴山深處的戰士。他們是古代巴人的分支,是漢王劉邦的特種部隊。

  據《華陽國志·巴志》記載,這支部隊喜歡手持弓弩與板凳向敵人沖殺,在劉邦平定三秦時所向披靡,屢立戰功,后駐守于漢中。由于賨人常用板凳為盾牌,所以又稱板凳蠻。

  從板凳蠻到板凳龍,同一條板凳上書寫著不同的文化符號。在這片大漢王朝的龍興之地,無論你來自哪里,無論你是什么民族,你都可以擁有夢想,并牢牢把握住人生的方向。

  出生在漢中城固縣的張騫便是在這種環境下長大的,他現在的方向是帝都長安,漢中的過往留給他的一切將成為永恒的財富,陪伴他走完一生,走完那轟轟烈烈,榮耀古今的一生。

  眼前這些看上去十分平常的事物,在兩千年以前是十分罕見的。它們來自同一個地方——西域。那里有我們所不了解的風俗、文化、動物、植物等等等等。那個未知的世界充滿了誘惑,但卻難以企及。

  公元前141年,西漢第五位皇帝劉徹即位。這位胸懷宏圖大略的帝王,把西漢帶進了一個開疆拓土,盛極一時的嶄新時代。在這個時代,張騫成為了一個使者,一個九死一生的使者。

  漢武帝建元二年,張騫奉旨第一次出使西域。在這條荊棘密布的旅途中,意念是決定成敗的關鍵因素。沒有人知道茫茫戈壁之中,張騫是否想到了漢中的田園山色,也沒有人知道在吉兇莫測的異域,他是否想到了家鄉的種種過往。

  生于那片被多元文化浸染的多民族聚居之地,張騫從未排斥過任何非中原文化的生活狀態。那些漢家的經典和民族部落的傳說每每想來都讓他如癡如醉。六十多年以前在那片神奇的土地,高祖皇帝與那些開國功勛們所上演的一幕幕傳奇在張騫心中刻下了深深的烙印,大漢的胸襟和包容的氣度讓他堅信此行必定成功,他要打通那片五彩斑斕的世界,讓大漢的光輝在此成為永恒。
 

  (一組西域各國使者進見的同期聲)“報——西域大宛國使者進見!報——西域烏孫國使者進見!…………”
 
  漢武帝開辟通往西域各國的道路,最初的想法只是為了征維護大漢王朝北方疆域的安全,但戰爭結束后,被張騫帶到西方的中國絲綢,卻源源不斷地走向世界,西方的珍寶黃金,也沿著這條閃爍著絲綢光芒的道路來到了東方。
19世紀末,德國地質學家李希霍芬在其著作中第一次提到了一條橫跨歐亞大陸的商貿通途,他把它稱之為“絲綢之路”。這是一條促進不同文明之間多方面交流互通的大道。第一個為這條大道命名的是李希霍芬,而第一個開拓這條大道的則是漢中人張騫。
在經歷了長達二十多年對西域的探尋之后,張騫再也沒有力氣西行了。彌留之際他又一次夢到家鄉,那個漢王朝的龍興之地從小就為他注入了勇氣。一生之中他走了太多的路,也經歷了太多波折,他想回到生命的原點,他想再次看看那片土地,并永遠留在那里。

  今天在漢中城固縣,有一片建筑與周圍的房瓦屋舍迥然不同。高高的門樓與復古的漢式建筑讓這里顯得格外莊嚴肅穆。這便是西漢博望侯張騫的墓地所在。這位中國歷史上卓越的探險家、旅行家和外交家永遠長眠在了他的故鄉。絲綢之路,一條由開拓者張騫走在最前面的萬里通途,把古老的中國和遙遠的西方世界連在了一起。在大漢王朝鼎盛的時候,中國第一次向世界敞開了大門,從此世界上把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人稱作漢人,他們的生活方式與文化覆蓋了我們這個星球五分之一的人口。
 
【專家采訪】
  張騫出使西域,司馬遷寫史記就用了一個詞,叫鑿空,鑿空這個詞就是說,他是開天辟地第一次,把這個中原和這個外國世界勾連起來。他通過出使西域,使中華文化和世界上其他幾個文明交會起來了。比如說羅馬,古希臘文明,兩河文明,還有埃及的文明、伊斯蘭文明,和這些文明的交會,它其實都是通過張騫出使西域這個發生起來的。
 
  在世界文明的進程史上,道路是文明延伸的通道,而書寫用紙的出現則拓展了文明傳播的途徑。

  這些紙張在今天看來其質地粗糙且極易破損,但在東漢年間它們卻是名副其實的高科技產品。公元105年,東漢元興元年。在經歷了前人千百年的摸索與實踐之后,漢和帝劉肇身邊的中常侍蔡倫總結出了一套完整的制紙工藝,并批量生產出用于書寫的植物纖維紙,成為了造紙技術的鼻祖。兩千年后他被寫入了《影響人類歷史進程的100名人排行榜》,該書的作者美國人麥克哈特將蔡倫的功績排在了第七位,遠遠高于我們熟知的哥倫布,愛因斯坦和達爾文。

  世界第七的頭銜是后人對蔡倫的褒賞,而一千九百年前他的封賞則是“龍亭侯”,食邑三百戶,其封地龍亭就是現在的漢中洋縣龍亭鎮。

  龍亭鎮的得名因龍亭候而傳承至今,而蔡倫最早的官職卻只是一個身居“尚方令”的宦官,其主要任務就是監造皇家器物。當時蔡倫的身影曾無數次出現在這秦巴谷地的平川河谷和密林深處。在反復研究當地盛產的一種枸樹皮之后,他對制紙的原材料進行了重大的改進。這種以枸樹皮為主材,以麻頭、破布和漁網等為輔料的植物纖維紙成為了全新的書寫材料。漢中的靈山秀水再次改變了世界文明的發展方向。

  此后造紙術被傳至宮廷,后又推廣至全國。在其發明一百八十年后,開始向周邊國家傳播,首先傳到了朝鮮和日本。八世紀時傳入西亞的阿拉伯等國,繼而傳進歐洲,最后傳遍全球。

  今天,蔡倫的發明依然改變著世界。雖然現在的龍亭鎮已經不見了往日人影婆娑紙漿翻滾的造紙作坊,但龍亭候蔡倫的墓地卻一直在那片青松翠柏之中訴說著過往。不知他是否會想到其創造的文化價值會延續幾千年經久不衰。即使在電子產品如此發達的今天,紙張仍然是信息傳播途徑中的必需品。

  當一件事物融入你的生活之中,你便很難發現其偉大之處。我們已經習慣了使用紙張書寫或閱讀,也接受了來自西方的食品和文化,漢中的過往與世界文明的進程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從褒國聯通華夷到張騫鑿空之旅,直至蔡倫潛心造紙,這片山水一直扮演著溝通與連接的角色。在歷史的銀河中這些人和故事并沒有那瞬間劃破天際的絢爛,但它們所散發的迷人光彩卻如恒星般長久不衰。
 
 
草莓直播app_草莓直播安卓版下载_草莓直播破解版最新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