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中紀錄片《漢源》第三集
時間:2016-06-16 14:46:26 瀏覽:
第三集《智者》
樊小飛
 
  公元前206年,在那場著名的鴻門宴過后,劉邦感覺到了項羽巨大的威懾力。他深深地意識到,要想征服天下,必須要有自己的根基。

  兩天之后,劉邦的軍營走進一人,他曾在鴻門宴上舍身忘死救過劉邦的性命,今天他將為漢王拆解一道定奪天下的謎題。

  謎題源自劉邦最初的封地,當時項羽把西南的巴、蜀二郡封給了這位結拜兄長。此處土地肥沃、氣候溫潤,并積累了大量的戰爭資源和糧食儲備。這筆巨大的財富項羽視若無睹,拱手讓與了劉邦。這是霸王對漢王的兄弟情意?還是兩軍相爭的一條妙計?
世間的一切都是有其因果關系的,巴蜀之地之所以在當時并未被項羽看重,主要是因為其地理環境造成的。今天當我們乘坐火車沿寶成鐵路一路駛來,你會發現列車一直在隧道與橋梁之間穿行,這些連綿的山脈在當時是一座很難逾越的天然屏障。那些財富仿佛被放進了一個巨大的天然保險柜中,項羽要做的就是把劉邦也送進柜中,然后關門上鎖任其自生自滅。

  開門的時間是在早上九點,紫柏山下這個幽靜的所在香火已延續了一千七百多年,它既非佛門禪修之地,也非道家靜謐之所,這里的一草一木一房一舍都在講述著一個傳說。傳說此人曾在此耕讀詩書,傳說此人曾在此辟谷清修,但傳說終究只是傳說,只有這巨石上的碑文才真正詮釋了他那傳奇的一生。在那部兩千二百多年前上演的楚漢爭霸大劇之中,他所扮演的是謀士——天下第一謀士。現在,他就站在劉邦面前,并帶來了那把可以打開巴蜀寶藏的黃金鑰匙。

  張良,字子房,潁川城父人,時年四十五歲。他的手在地圖上輕輕地劃過,那把鑰匙也被清晰地勾畫了出來,這里曾經并不被天下熟知,但從此將風云聚會名震華夏。張良決定借他人之手從項羽手中拿到這把黃金鑰匙。那把鑰匙的名字叫做“漢中”,張良派去拿鑰匙的人名叫項伯。

  黃金百鎰,珠寶兩斗。這是劉邦對張良的賞賜,也是張良給項伯的禮單。無論是項伯見利忘義也罷,對張良心存感激也好,亦或是他早就認為劉邦是真龍天子,項伯從項羽手中要來的漢中這塊封地無疑成為了日后劉邦霸業的根基。有人說得巴蜀者得天下,得漢中者定乾坤。是什么原因讓漢中扮演著如此重要的角色,又是什么原因促使張良一定要拿下這塊封地呢?
 
【葛劍雄采訪】
  因為中國以往的歷史,在近代以前,都處于冷兵器時代。在這種情況下面,那么人類所能克服的地理障礙是有限的,所有天然的地理屏障,就起了比較大的作用。那么秦嶺是一道南北很大的障礙。漢中是處于南面,所以這樣一個地方,他就成為一個易守難攻的地方。那么另一方面呢,如果一旦他能夠突破這些障礙,他又成為一個向前方推進一個穩固的后方。所以劉邦當初在關中站住腳,那么他就可以還是重新回到關中,并且進一步向北方擴展。
 
  “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這是世人對謀士的最高評價。第一個得到這一殊榮的正是張良。在準確地洞察出漢中的軍事重要性之后,張良的又一決斷同樣被寫進了史冊。

  這片水域現在叫做石門水庫,它位于秦嶺南麓的褒河谷口。四十多年前修筑的水壩讓湍急的河水變成了平靜的湖面,也讓一段歷史隱沒于水面之下。這里曾經是褒斜棧道的南端出口,兩千二百多年前的那個夏天,在地球上的同一坐標,一個人用一句話改變了一場戰爭的走向。

  “王何不燒絕所過棧道,示天下無還心,以固項王意”
  這是《史記·留侯世家》中所記載的張良對劉邦所說的一句話,當時的二人也應該站在這褒河谷口,而他們所指的棧道就是那條褒斜棧道。

  據史料記載,劉邦在鴻門宴后率本部人馬翻越秦嶺到達漢中盆地,張良此時所獻的焚燒棧道之計,既可以造成漢軍永不出山的假象,又可以避免項羽沿棧道追殺至此,為劉邦的東山再起創造了寶貴的時間,也為日后的明修棧道暗渡陳倉埋下了伏筆。打仗如同博弈,能夠多看幾步棋的往往才是贏家。

  四年之后,劉邦終于成為了天下的贏家。而他的屠刀則從敵人的軍營轉向了長安的朝堂。在今人眼中“功高震主”“擁兵自重”只是兩句成語,但在封建皇權社會這八個字卻足以惹來殺身大禍。

  建國七年之內劉邦的功勞簿上先后抹掉了燕王臧荼、淮陰侯韓信、韓王信、燕王盧綰、趙王張耳、梁王彭越和淮南王英布。一時之間長安的上空陰云密布,下一個成為刀下之鬼的會是誰呢?是蕭何?還是張良?

  與手握重兵的韓信和手握實權的蕭何不同,張良在成就了劉邦霸業之后完美地詮釋了道家“功成名,逐身退”的思想。他視功名利祿如過眼云煙,辭萬戶侯,拒封賞,只求留縣一塊封地,以示劉邦的知遇之恩。在漢初的那場政治斗爭之中,張良成為了最為灑脫的局外人。他或辟谷清修,或尋芳采藥,遠離宮廷之爭卻洞悉朝堂之變,運籌帷幄,明哲保身成了留侯張良的代名詞。

  時間走過了兩個千年,張良留下了亦或英雄亦或神仙的傳奇,這座占地面積14200平方米的張良廟最早建于東漢末年,是張良的十世玄孫張魯所建,雖原址早已不復存在,但明清時擴建的這座廟堂,卻依然是人們追憶這位圣賢的最好所在。它身后的紫柏山也因傳說是張良辟谷清修之地而成為仙家道場。漢中的這片靈山秀水成為了這位智者的精神歸宿之地。然而在他仙逝四百多年以后,漢中卻再次陷入戰亂之中。在那場寫進史冊的戰役過后,中國歷史上又一位智慧的化身也來到了漢中,一段漢中歷史上最精彩的大戲從此拉開了帷幕。
 
【京劇表演+戰爭特寫】
   自老將黃忠的那一刀后,定軍山被永遠銘記在中國歷史的典籍之上。漢中也逐漸被蜀漢政權所控制。在那段中國歷史上最風云莫測的一百年中,魏、蜀、吳三國上演了一幕幕精彩的大戲,上千個人物依次登場,他們有忠臣,有奸臣,有謀士,有武將,或匆匆登場早早謝幕,或盡情演繹貫穿始終。漢中是那部大戲中的重要舞臺,而臺中央的那個人直至今日也未曾離開這里。

  羽扇綸巾,青眉朗目。這是世人對諸葛亮外貌的經典描述,但此時的諸葛孔明雖羽扇綸巾皆在,但眉宇之間已多了些許惆悵與滄桑。

  這位曾經未出草廬已知三分天下,孤身渡江舌戰群儒,平荊州,入益州,助劉備成都稱帝的蜀漢丞相諸葛孔明,時年已經四十六歲了,他將以漢中為基地,開始長達八年的北伐征戰。
 
【王立群采訪】
  諸葛亮在漢中駐守了八年,而諸葛亮這個人呢,又是一個志向很高遠的人。他的榜樣就是劉邦,他希望像劉邦一樣,從漢中出發,然后奪取關中,進而取得中原,然后讓蜀漢一統天下,這是諸葛亮的一個夢。
 
  兵馬未動糧草先行,從古至今戰爭資源的供給都是決定戰爭成敗的關鍵因素。漢中背靠成都平原的沃野千里,其自身的糧食產量也可為大軍北進提供軍需保障。但是正如當年的劉邦一樣,秦嶺的山路成為了幾十萬大軍輜重糧餉運送的最大敵人。
 
(武侯祠解說員同期)
  在您眼前看到的就是傳說中的木牛和流馬。當時諸葛亮八年的生活都在此,可以說蜀道難,難于上青天,而這些木牛流馬呢便是武侯在此的一項發明了。而它的制造之地呢就在我們陜西漢中的勉縣,而這些木牛流馬呢也是解決了當時行軍和打仗這樣的一些困難。
 
  無論這機械神物是否存在,無論這段傳說是否屬實,但當時蜀軍的糧草供應確實得到了充分的保障。在傳說中諸葛丞相制作木牛流馬的地方,漢中人立碑筑亭以示紀念,在那個遙遠的年代,這也算是民間頒發的一項專利證書。

  世人認為諸葛亮的六出祁山是一種以攻為守的戰爭策略,明知不可為而為之,一是為報先帝知遇之恩,二是為抑制曹魏大軍南進。歷史的真相今天已不為人知,但褒谷口、陽平關、陳倉道、馬超墓這些至今仍在使用的地名與道路卻是那段歷史中時常提及的所在。歲月走過了一千七百多年,物去人非,但于此地遙想當年大軍北去的滾滾征塵,還是會讓我們增加幾分豪邁與激情。
 
   《出師表》對于中國人來說像是一種對命運的宣言,但對勉縣一中的學生來說這更像是對那段歲月的一種懷念。學校對面的天下第一武侯祠,伴著這里的歷屆學子們走過了數十個春秋冬夏。傳說這里曾是當年諸葛亮的官邸所在。那時點點燭火下的卷宗仿佛是永遠也拆解不開的謎題,讓這位天下第一智者時時陷入沉思。而那雙手也不再像南陽耕讀時那般蒼勁有力,它們時常顫抖,時常緊握,又亦時常敲擊著額頭。北伐中原是他出世以來最痛苦的抉擇,他不知道明天將會發生什么,不知道此行何時結束。
結束之日就這樣到來了,建興十二年八月二十八日漢丞相諸葛亮在第五次北伐途中病卒于五丈原軍中,享年五十四歲。他在臨終前囑咐,將其葬于漢中定軍山,因山為墳,冢足容棺,殮以時服,不須器物。一代名相用苛刻的自律為一生畫上了完美的句號,也給歷史留下長使英雄淚滿襟的嘆號。
 
【王立群采訪】
  真正能夠實現諸葛亮人生價值的地方,不是赤壁,也不是荊、益,是漢中。漢中是諸葛亮,奪取關中進而奪取天下的一個跳板,一個根據地,一個大本營。所以漢中對于諸葛亮來說,是他完善他人生價值的一個地方。他最后的埋葬,要葬在漢中,因為漢中是他人生價值的實現之地。也表明他致死,他沒有忘掉北伐的重任。
 
  今天,在定軍山下這片翠柏成蔭的所在便是武鄉侯諸葛孔明之墓。在走過了一千七百多個春秋之后,這里已成為人們紀念與緬懷那位千古名相的靜謐之所。無論是史書或文學中的諸葛亮,在此都已歸化為一抔黃土。這位在后世無數次傳頌之后進化為神的男人,已成為一代代中國人情感的歸依、理想的寄托和心靈的慰藉。

  每年清明時節,在勉縣一中的操場上,同學們都會像往年一樣把親手制作的孔明燈一一展開。當火光點燃,映紅那一張張純真的臉龐,每個人的心中都泛起一絲波瀾,這裝載著敬畏與懷念的燈火,能否穿越時空到達那個狼煙四起的年代,而那位鞠躬盡瘁的千古名相,是否會想到這片他灑下過血與淚的土地,直至今日還在懷念他的忠魂。
 
草莓直播app_草莓直播安卓版下载_草莓直播破解版最新版下载